主页 > 其它天然石 >

排列三 龟阜斋藏各式古代名砚

/2019-03-14 18:19

  “龟阜斋”是山田奂先生之斋号,斋号缘自其先祖为追求心灵的安宁,择地筑“龟阜庄”,自比憩歇塘阜的愚钝之龟,并自此隐居庄内。

  龟阜斋主人与日籍西泠印社早期社员长尾甲同是四国高松市人,排列三 受之影响及秉承祖上美德,淡泊名利,雅好中国文化,尤钟情于中国古砚之收藏。1992年,龟阜斋主人荟集所藏古砚,经沙孟海、谢稚柳等署题,顾廷龙作序,由上海书店精印出版《龟阜斋藏砚录》,书中详述龟阜斋所藏名砚。此次征得一批龟阜斋主人珍藏佳砚,与众共赏,其中一方著录于《龟阜斋藏砚录》,弥足珍贵,值得收藏。

  此次征得龟阜斋后人旧藏的五十余方佳砚,排列三 多扑拙雅致,文人韵味十足。其中宋代歙石银星地长眉纹雕蝉形砚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、学术研究价值。

  此砚体量硕大,旧坑歙石制成,石色灰青带微绿,有银星、长眉子纹。砚呈蝉形,蝉背为砚堂,蝉首硕厚为墨池,砚周翻卷又仿若荷叶,砚背琢一曲荷茎足。整体造型古拙稚雅,颇得古趣,是宋歙砚的典型造型,十分珍贵。

  端石制,排列三 石质细腻滋润,石色紫红泛灰。长方板砚式,砚面平整,石质上佳,并有石眼,其上有凤眼、鹦哥眼者属上品,而眼中呈现出翠绿色者最为难得。砚正面上方浮雕云蝠纹,细腻流畅,雕工精美,是为百福并臻。蝙蝠身姿矫健,上下翩飞,云纹回转升腾,传神生动。此砚雕刻较精熟,寓意美好,砚台颜色柔和均匀,几无瑕疵,加之石料质地细腻,极易发墨,实为清代文房之佳品。

  此砚端石雕琢,包浆沧润,古意盎然,石质细润,整体呈一颗硕大丰满的佛手果形状,拳拳相握,上有枝叶点缀其间。其雕刻技法为典型的清代风格,其上有眼,有“有眼名贵”之说。佛手寓意多福多寿,被称为“果中之仙品,世上之奇卉”,排列三 为古人常用创作题材。砚面取随形砚堂,砚盒镶嵌白玉佛手。

  以松花石为材雕琢而成。石质温润细洁,排列三 纹理自然清晰,色泽淡雅。长椭圆形,砚堂砚池一体,砚额刻有回形纹,砚池浅浮雕蝙蝠云纹,寓意福寿绵绵,砚背刻乾隆御题诗一首:“与笔为入,与墨为出,不知不识,是为寥天一”,落款“几暇临池”,时代风格极为明显,宫廷御制,造办处为官做作坊。线条洗练,制作工整,气息古朴端庄,温润坚实,是为佳品。

  赋诗,为乾隆皇帝终身嗜好。他总是在诗词歌赋的文艺创作中寄情娱乐,曾自述:“几务之暇,无他可娱,往往作为诗古文赋,文赋不数十篇,诗则托兴寄情,朝吟夕讽,·····”时人谓之:“诗尤为常课,日必数首”,“御制诗每岁成一本,高寸许”,因此,弘历在其八十九年人生中留下四万多首诗给后人,堪称空前绝后。近人许之衡《饮流斋说瓷》记载:“康雍乾三朝绘画不题字之品为最多,有题字者较少,若题字必精楷,又以御制诗为至珍贵。”

  诚如前贤所言,目前传世的乾隆朝御砚之中,书写乾隆皇帝御制诗文者非常珍罕,检阅世界各地公私典藏,仅知一百余例,多见三清诗茶具和各式壁瓶,除此之外,还有极少数的文房和陈设器。这些带有御题诗文的器物,无疑都是置于乾隆皇帝身边,深受其钟爱的心头之物,工艺水平自然登峰造极,而此砚台正是个中之佳例,处处彰显出十八世纪宫廷精心恭造的无与伦比之隽雅气质。

排列三 龟阜斋藏各式古代名砚